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女皇爱耍诈1-10

女皇爱耍诈1-10
 第一

  深夜,繁星点点。

  富丽堂皇的苍月皇宫一片明亮,雕着细緻图纹的石柱上皆放着一颗斗大的夜
明珠,两排石柱相互对称,让莹亮的光芒照亮整个皇宫,宫裏的守卫也尽责的在
宫裏来回巡逻。

  尤其是苍月女皇居住的栖凰宫,守备更是森严。虽然女皇不许任何人接近内
宫,可在寝宫外围,守卫每过一刻就巡回一次,保护着女皇的安全。

  寝宫裏的摆设华丽,却又不失典雅。虽然已是深夜,仍然点着烛火,留着一
点光明。

  烛火闪烁间,隐约的,一丝呻吟从内室飘出。

  「唔……不要这样啊……」

  偌大的床榻上,一名女子全身赤裸,雪白的肌肤在烛火照射下,透着白莹的
粉嫩,淡淡的瑰红染上雪肤,映衬着雪乳上的两朵嫣红娇蕊,看来更显诱人。

  女子有一张绝美的容顔,雪额间镶着一点朱红,眼眸是漂亮的碧绿色,像顶
级的翡翠,而在情欲渲染下,眸色变得更深,也更惑人。

  此刻,声声诱人的呻吟不停从那张嫣红小嘴吐出,迷蒙的绿眸睇着眼前的男
人,雪白的大腿张出羞耻的姿势,让粉嫩的水穴毫无遮掩的呈现在男人眼前。

  男人修长的手指来回的在水穴裏进出,勾勒出丝丝花液,嫣红贝肉因情潮而
红肿,尤其是小穴上方的花珠,更是红肿不堪。

  「嗯啊……」纤细的手指紧揪着蚕丝被褥,乌黑的长发微湿的贴着身体,女
子忍不住拱起身子,扭着柳腰,配合着男人手指的抽送。

  「两根手指还不够吗?」低沈如丝绸的声音从好看的薄唇逸出,声音淡淡的,
不带一丝情绪。

  相对于女子的全身赤裸,男人身上的衣服完整无缺,而且十分整齐。

  他的整齐衣着,让女子瞇起了绿眸。

  「卫栖凤……把你的衣服脱了……」可恶,这家伙竟在她说话时又探入一根
手指。

  娇嫩的水穴紧紧的吸住侵入的三根长指,随着手指的搅弄,传来阵阵酥麻的
快感,让她全身战栗。

  唔,他是故意的……

  苍月绯凰微怒的瞪着男人。

  男人有一张俊秀的脸庞,漂亮的剑眉,狭长的黑眸,挺直的鼻梁,好看的唇
瓣,形成一张清秀的脸蛋,又唇红齿白的,看来像个俊雅少年。

  只有那双狭长的黑眸,极深极黑,不露一点情绪,明明是这种激情的时刻,
他的手指不停的在幽美水穴裏抽送着,可表情却仍是平静,就连面对女皇的瞪视,
也不起波澜。

  而她就讨厌他这个表情。

  「啊!」才瞪到一半,他的手指突然曲起,压着花壁裏的某一点,快感传至
身体,让苍月绯凰不由自主的吟哦出声。

  可恶!

  明明生气,却又觉得好舒服,这个男人太了解她的身体了……

  若是让人看到这画面,一定会吓破他们的胆。堂堂的女皇竟然在深夜时分,
在自己的床榻上,任人狎弄。

  而狎弄她的人,还是权倾一时的卫公公!

  说到卫公公,皇宫裏无人不知,他在女皇十岁时就跟在女皇身边伺候,极得
女皇宠爱。

  他不只跟着女皇一起读书,还得到女皇的準许,得到名师指导,学得一身好
武艺,而且靠着八面玲珑的手段,在皇宫裏拥有极大的权势。

  他不因女皇的宠爱而仗势欺人,精明内敛地服侍着苍月女皇,女皇的食衣住
行全由他伺候,不假他人之手。

  可是,没人知道,卫公公除了白天服侍女皇,就连晚上,两人也这麽亲密。
就如同宫裏的人只知道卫公公,却没人知道他的名字。

  只有苍月绯凰知道他的名字,因爲他的名字是她取的。

  「卫栖凤……」不甘心一直被他玩弄在手心间,苍月绯凰翻身压倒他,这一
动,也让长指离开水穴,透明的花液没有阻碍,毫无顾忌的淌出,将腿心弄得更
湿。

  被压倒的卫栖凤没有反抗,连眉毛也没动一下,黑眸沈静的看着她,声音淡
淡的。

  「女皇想要在上面?」若是的话,他也可以配合。

  「卫栖凤,如果你想要那三锭白银的话,最好不要再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苍月绯凰抿唇,不悦的瞪着他。

  听到银子,平静的面容终于有了一丝波动,黑眸眨了下,卫栖凤赶紧开口。
「女皇,要脱衣服是吗?小的马上脱。」

  他三两下把身上的衣服脱掉,精壮的体魄马上和赤裸的娇躯相贴。

  「女皇还有什麽吩咐?」脱完衣服,黑眸很配合的看着她,看她还有什麽要
求。

  很好,他很听话,可是苍月绯凰却一点也不觉得高兴,清丽的小脸反而更阴
沈。

  瞧他这是什麽态度,好象很勉强的样子。要不是爲了银子,他才不会这麽听
话……就是因爲知道这一点,所以她一点也不觉得高兴。

  「算了,我不要了。」她没兴緻了。

  起身,她翻身离开他。

  见她不要,卫栖凤剑眉轻挑了下,也跟着坐起。「那三锭银子……」黑眸看
着桌上的三锭白银。

  「没了。」苍月绯凰转头,绿眸瞪了他一下,见他饑渴的看着桌上的白银,
整个人更气了。

  她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竟然比不上那三锭白银?!

  「你让我不高兴,银子没有了,滚啦!」

  没钱?

  听到她不给他那三锭白银,卫栖凤好看的眉皱了起来,黑眸总算移开,转到
她身上。

  两人朝夕相处九年,他当然知道她在生气。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不
给钱。

  好歹他的手指刚刚也服侍过她,不给三锭,至少也给一锭吧。

  没得到该有的报酬,卫栖凤不满了。

  看着背对着他的娇躯,浑圆白皙的雪臀随着她的移动而在眼前晃,那滴答的
花液流到后面的花缝,水亮亮的,很诱人。

  黑眸微瞇,大手扣住她的腰,跪坐着身子,在她不备时,将早已坚硬的欲望
对準花穴,一举贯入。

  「啊!你……」没想到他会突然攻击,突来的充满让她惊呼一声,水穴自动
的接受他的侵入,一下子就让他进入最深处。「卫栖凤啊……」

  不给她适应的时间,卫栖凤挺动窄臀,奋力的抽插,享受着被紧窒花壁包裹
的快感。

  是的,他是个公公,不过是没被阉割的公公,而这个秘密除了他外,只有她
知晓。

  因爲,这是她默许的。

  当年,是她带他进皇宫的,他的人生,因她而改变。

  精壮的胸膛贴上雪背,卫栖凤低头,噙住那张微啓的红唇,有力的舌尖探入
檀口,缠住粉舌翻搅着,吮出淫靡的唾液。

  「嗯……」苍月绯凰轻吟着,粉嫩的舌尖自动探出,与他的交缠,臀部也跟
着往后移,配合着他的沖刺,让他能进入得更深。

  她的热情,让他更激狂。缠吮的舌带着粗鲁,放肆的吸搅着她,热铁也不停
在水穴裏抽送,肉体的拍击声和抽插的水泽声相互混合成淫浪的声调。

  修长的手指跟着来到花穴前,拈住前头的花核,先给予按压,再用两指夹住,
摩挲旋转。

  「啊!」敏感的花珠一被碰触,就传来麻人的感觉,而他的手指还不停的磨
蹭拉扯,热铁更配合着拉扯的动作不停的来回抽插着嫩穴,更让苍月绯凰承受不
住。

  爱液不停的流出,将他的粗长弄得一片晶亮,也让他进出得更顺畅。他的手
指也沾满了透明汁液,散发出浓浓的挑情味道。

  随着他的撞击,她两团饱满的雪乳也跟着来回晃动,嫣红的乳蕾早已尖挺,
色泽也变深,像瑰丽的红宝石。

  卫栖凤忍不住伸出另一手抓住一只饱满,先用力搓揉着乳肉,再用两指夹住
娇蕊,用指腹磨蹭着敏感乳蕾,再旋转着。

  原先玩弄着花珠的手也不曾停止,一边搔弄着嫣红贝肉。

  那沖剌的热铁仍然没有缓下速度,不停的变换位置,撞击着小穴内的每一处,
更故意顶弄着那最敏感的地方,用顶端轻磨着,再深深一撞。

  「嗯啊……」浪蕩淫狎的呻吟声从性感诱惑的小嘴频频发出,湿淋淋的爱液
不断溢出,沾湿了床褥。

  她呻吟的声音极好听,也极媚人,震蕩他的胸口,激出更多的欲火,湿热的
舌尖轻舔着她丰嫩的下唇,深沈的黑眸变深了色泽。

  平静无波的眼神早已消失,换成一抹激狂。

  可沈浸在欲潮中的她没发现,手指紧紧抓着被褥,花壁开始收缩,痉挛的快
感从深处涌出。

  紧窒的肉壁不停的压挤着坚硬的硕大,知道她已快到达高潮,卫栖凤退至穴
外,再用力一个捣入。

  随着硕大的进入,玩弄着红肿花珠的手指也跟着用力拉扯,指尖微微使力,
挤压着湿淋花瓣。

  「啊──」他的逗弄进击让她全身紧绷,极端的快感让她娇吟出声,一股浓
热的花液从小穴急洩而出。

  她跟着软下身子,再也无力支撑自己。

  身后的人仍沖刺着,虽然疲累,她仍本能的擡起圆臀迎合着他。

  「凤……」绿眸氤氲,小嘴吐气如兰,发出如婴儿般的细吟,雪额间的朱红
因情欲而更显殷红,衬着雪白的肌肤,让她看来更娇豔。

  那迷人的模样让卫栖凤更无法冷静,抽插的动作更快速,不停的抽送着。

  嫣红的花壁仍未停止痉挛,甬道仍处于敏感,他的沖刺让快感快速累积,也
让她整个昏眩。

  「不……」咬着下唇,苍月绯凰有点承受不住,而他更在此时加重了撞击的
力道,深猛的贯穿她。

  就在她快受不住时,身后的他总算发出一声低吼,沖刺了几下,再快速将热
铁抽出,灼热的白液瞬间喷洒而出,染遍了雪白的玉背,绘出淫浪的图案。

  她无力的趴着,绿眸半瞇,频频娇喘,只能任他拧了条湿巾帮她擦掉身上的
汙秽,再眼睁睁的看他穿好衣服,俊脸平静的走到桌前,拿走桌上的三锭白银。

  「谢谢女皇赏赐,小的告退了。」倾身,心满意足的捧着三锭白银,卫栖凤
退了出去。

  苍月绯凰早已无力生气,只能疲累的合上眼,沈沈睡去。

     *************************************************

  接近清晨,苍月绯凰才缓缓醒来。

  睁开眼,她慵懒的搂着被子,慢慢坐起身。

  双腿间仍留着昨夜激情后的酸疼,清丽的小脸也留着云雨后的娇媚,碧绿色
的眸子轻轻一扫。

  没人。桌上的三锭白银也已经消失。

  绿眸不悦的瞇起,想到昨夜卫栖凤拿着三锭白银心满意足的离开,离去前连
对她留恋的看一眼都没有。

  「可恶!卫栖凤,银子有比我重要吗?!」苍月绯凰气红了脸,用力的捶着
床被。

  至于答案,不用问也知道。

  在卫栖凤心中,银子是比她重要。

  他会和她上床,也是爲了银子。

  说来可悲,爲了让他碰她,她还得用银子诱惑他,不然他连看也不会看她一
眼。

  堂堂苍月女皇,还得用这种方法才能要到男人,多麽丢脸。

  可是没办法,她不这样做,卫栖凤根本不会看她一眼。

  在他眼裏,她只是个女皇──不对,正确来说,该说是他的金山。

  有她,他才有银子可用。

  因爲她的宠爱,他在皇宫内畅行无阻,人人对他巴结,不敢招惹他,甚至还
送上金银财宝贿赂。

  他拿不拿?当然拿了。

  那个爱钱的家伙,不拿才有鬼。

  他拿了之后也不会隐瞒,甚至很明白的告诉她,他今天拿了谁的好处,赚了
多少钱。

  至于那些贿赂的人请他帮的忙……他一概不理。

  他只是个小小宦官,有什麽权利左右女皇的心思?只是金银送到眼前,不拿
白不拿。

  所以他拿得理直气壮,跟她说的时候也理直气壮,完全不心虚。

  金银财宝是他的最爱,当初他会进皇宫,也是爲了这一点。

  而她,苍月女皇,因爲不是金银财宝,所以根本不入他的眼,他的眼中,没
有她。

  就是这一点,让她生气。

  她的眼裏都是他,可他眼裏,只有金银。

  她一定是哪根筋不对了,才会把心遗落在那个眼裏只有钱财的卫栖凤身上,
甚至还卑微到用钱财贿赂他碰她。

  说出去,一定没人会相信。

  而那家伙……总是冷冷淡淡的,就连碰她,也是一派冷静,俊秀的脸云淡风
轻的,一点都没有正常男人该有的反应。

  正常来说,男人碰到女人不是都没办法冷静吗?怎麽卫栖凤就不一样?

  要不是他还有「那个」,她也享用过,她真的会以爲他是太监,完全没有欲
望,只有听到钱财时,眼睛才会发亮,表情才会有波动。

  激情之时,迷乱的人只有她。

  难道她苍月绯凰就这麽没有魅力?

  抿紧唇,她低头看着自己。

  今年十九岁的她,身材早已发育成熟,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凹凸有緻的姣
美身段,足以诱惑任何一个男人。

  至于相貌,她更有自信。虽不到倾国倾城,可也算绝色,不知多少国君贵族
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只有卫栖凤,对她的美丽视而不见。

  对她,他总是冷冷淡淡的,完全不似旁人对她的热络。

  是不是因爲这样,她才会那麽在意他?

  从十岁将他带回宫裏,他就一直待在她身边,可他对她一点都不热情,反而
是她,一直讨好他。

  不由自主的,讨好着他。

  想要他看她一眼,一眼就好……

  所以那时候,她才会把他带回宫。

  苍月绯凰敛眸,忍不住想起九年前,她和卫栖凤初相遇的那时候……